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记胖子的一次斗殴事件后续(原著向)

【置顶醒目】第二届“那位太太”投稿戳这里

这篇是第一次“哪位太太”的投稿,不是这次817的第二届!谢谢小天使们喜欢(笔芯)


- 三次元压力太大跑二次元来写篇小短文放松一下 
- 其实是三叔公众号的活动 #盗墓笔记第一届“哪位太太”杯命题图文大赛# 
- 投稿字数有限制一不小心就超了所以在这里发一下完整版,但也是小短篇 
- 虽然打瓶邪tag但CP向不明显,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原梗:讲故事 | 记一次胖子的斗殴事件 



_________正文分割线__________


记一次胖子的斗殴事件后续(胖子开车让吴邪别告诉小哥梗)

 

不久前胖子回潘家园处理一些剩货,在雨村闷油瓶时不时进山一趟,而我闲得长蘑菇,于是胖子便干脆拉上我俩一起去北京。

 

结束后我们沿着巷子逛着,正好撞上三个男人从一家店里冲出来,一副刚揍过人的样子。那三人看到胖子就愣了一下,胖子看清来人后也是一怔,然后就破口大骂:“咋的上次还没被揍老实啊?欺负自己老婆是不是男人?”我抬头看了看,那是家理发店,顿时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打头那个估计就是那女店主她男人,看他样子是想怼回去,却碍于上次的事情不敢发作,很不客气地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闷油瓶就想走:“让开!”闷油瓶则依旧淡淡站在原地,像没听到似的。那男的见没反应,又看了一眼我们,低声骂了几句很难听的话。我一听到这话,火气一下子蹭蹭蹭就上来了,爷没惹你反倒咒我,找揍啊!刚撸起袖子,胖子那边早就叫了起来:“我操你妈的乱搞!感情你们那天玩的是三劈吧?小哥,别让这几个龟孙子遛了!晚上夜宵加鸡腿儿——走你!”


这时闷油瓶的好处就充分体现出来了。他半句话没问,抓住了那男的手腕,又径直踢中了旁边另一人的膝盖骨。下手一直都是快狠准,前两人瞪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第三人躲闪不及,就被一个黑影砸中脑门——我定睛一看,是墙角的易拉罐。而等我跟在胖子后面象征性准备揍上几拳的时候,三人已经倒地不起了,看样子估计很疼。

 

那几个人估计也是被我们的战斗力吓到了,毕竟我这些年外表打扮看上去还是很衣冠禽兽斯文败类的,他们大概也没想到看起来最弱不禁风的我下手也会这么狠,相比他们的小花招妥妥黑社会的节奏,更别说闷油瓶和胖子了。干完架后我就有点头疼。虽然闷油瓶没主动问,但我还是得跟闷油瓶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胖子开车这事儿吧,他年纪也一把了,但脸皮厚度实在可观。老实说,当年倒斗的时候,只要闷油瓶在一边,胖子开黄腔的次数就明显减少。当初闷油瓶一副不食人间烟火高高在上的样子,我们说个黄段子都觉得是冒犯。之后听说他的经历,下过那么多斗,遇到过那么多人,人生百态他大都应当见过。

 

所以那天哥们仨儿一起吃大排档时,我最终毫不犹豫地抛弃革命战友,把胖子的事简单和闷油瓶说了一下,反倒是自己讲的时候支支吾吾。闷油瓶听完后果然没什么大反应,只是抬眼往胖子那儿扫了一下,低头继续专心对付碗里的鱼,鱼眼里仿佛发出诡异的光。胖子则在一旁挤眉弄眼:你小子完了。我只当没看到,趁他注意力没在桌上,捞走最后一勺龙虾投到闷油瓶碗里。

 

后来回到雨村,胖子为了小满哥的家族大计,三番五次牵红线不成,就去揪它后腿确认性别。恰好我和闷油瓶从外面回来,闷油瓶看到胖子笑呵呵的脸,难得面上露出一丝古怪,很快又变成恍然大悟的表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变化)。我忽然开始同情胖子,第一次觉得胖子在对待某些事情上还是很有分寸的: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和小哥说的好。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