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执离】破泪(原著向/超短篇)

- 前几天想到的红妆待归人的脑洞,意外发现和破泪的歌词全合上了

- 刺客列传2还没播完不知道黑明最后具体怎样,于是决定放飞自我

- 都缘自有离恨,故画作远山长。

- 如果剪成视频配上第一季插曲《离人调》和《素影》估计会很有感觉,然而我不会

女装play


——————


胭脂井边醉,等良人归

粉红香味,孤女泪


冬雪太妖媚,伊人憔悴

弯叶细眉,心破碎


———正文分割线———



“我叫慕容离。取离别之意。”



“王上,”方夜作揖道:“属下已提醒天权国主与王上有约一事,然执明国主今夜与众大臣把酒当歌,至今未歇。”


“你说与执明,就言慕容郡……”未说完慕容黎便反应过来,摇摇头叹了口气,笑道,”就说瑶光国主,不……阿离想见他。”


青雀头黛,点绛朱砂,却不再是王公贵族送来讨好戏子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吩咐人准备这些。


“芳萱初生时,知是无忧草。” 他搁下笔,喃喃道:“双眉画未成,那能就郎报。”


散黛随眉广,燕脂逐脸生。


方夜不知何时已返还,看到眼前人做如此打扮,愣了愣,立在阶下。


“终究不是女子,”慕容黎自嘲道,“轮廓还是硬的,不自然。”


“王上不必妄自菲薄。即使曾作乐师装扮,王上也是谪仙之姿。不枉过去几位国主称赞。”


执明……喜欢这样的阿离吗?


他曾道艮墨池在无助时被毓骁打动,却漏算了自己亦是如此。终究只是不及弱冠的少年,心中未凉的那块此时变得更加柔软。


“执明呢?” 一袭红衣的人转过身,远山黛,瓒凤钗,浓而不艳,面若好女。


“执明国主像是醉了,”方夜却不知下文该如何。簌簌声传来,窗口已有几片落雪。


“你去歇息吧。” 许久,传来大红裙裾拂过地面的沙沙声。


“天凉了,王上记得多披件衣裳。”方夜再作揖,掩门离开。


凝视着镜中的妆容,扫过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慕容黎想起在天璇扮作乐师献奏当晚,国师一党送至房中的金银珠串。他曾惯于用这幅容貌做伪装,如今半个时辰便能妆成。这幅样子,不知还有没有人愿意看。


雪渐停,积了厚厚一层。


“我等你……等的还不够久吗。”


天权殿内觥筹交错,大臣仍不住上前敬酒:“此乃家中小女手酿美酒,唤做'及乐',取'及时行乐'和'极乐'之意,望王上万勿推辞。”


“好!今夜本王与众卿不醉不休!”


红烛燃到了尽头,白雪映出的天光点点漏进窗内。镜前一动不动的人影起身,褪下簪子和红衫,洗去胭脂,金钗在银盆里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乌黑的发丝散乱地披在身上。


最后一点火花湮没在烛泪里。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