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无名之所2

无名之所1

无名之所3

或者直接搜“无名之所”的tag


第二章


    我一时呆在原地,不知该说些什么。少年此时完全没有了前一刻的茫然,从他的目光里可以看出,他是清醒的。但他一副认识我的样子,我却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碰上过这样的小孩子。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的语气里莫名有一股嫌弃。所幸那少年没有再问,而我也迅速反应过来当下的情况:“你还好吗?怎么会被绑到……这里?”


    刚才一路走过来,我大概也从只言片语里和这个会所的性质里猜出一些东西。镜儿宫不只是非【法】交【易】人【口】,居然还涉【嫌】虐【童】和强【迫】卖【淫】。我掏出手机,一边编辑短信一遍继续问:“就你一个人吗?有没有其他孩子?”


    少年从我第一次问话开始就又陷入了迷茫状态,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事不宜迟,能救一个是一个,带着这孩子出去,一方面让他安定下来,另一方面也可以给jing方提供线索。至于他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再说吧。


    “你等一下,我看看这绳子怎么解开。”没空再等少年回应,我朝他走去,刚迈出一步,脊梁骨就碰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


    是电【击】棒。我缓缓转过身,看到刚才守门的一个肌肉男把着门,另一个则拿着电【击】棒抵着我。该死,刚才忘关门了,这两人进来一点声音也没有,根本察觉不到。


    “不许乱动,把手机给我。” 抵着我的肌肉男一把抓过我手里的手机,狠狠摔在地上,踩碎了屏幕。


    我顾不上心疼,努力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点,思考着对策。遇到这么狗血的情节,心里还是很紧张的,但这几年来锻炼出的职业素养和应对紧急情况的经验也让我冷静下来。短信刚刚已经成功发出去了,现在主要是要拖一下时间,应该不至于有生命危险。正当我想着要怎么开口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冷冷的一声:“站我后面去。”


    我转过头,看到那个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从麻绳中脱出来了,他揉了揉发红的手腕,甩甩手,一侧身躲开电【击】棒的迎面攻击,迅速闪到那肌肉男身后,在他举着电【击】棒的手肘上不知怎么拍了一下,那人似乎痛的不得了,手一松没抓住电【击】棒,被少年捡了个正着,照着脖子狠狠捅了一下,便抽搐了几下躺地上不动了。


    这一系列动作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虽然我很想此刻停下来鼓掌,但迫于形势,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个肌肉男身上。把守着门的那个人大概也没想到同伴会就这么轻易被一个小孩子撂倒,于是冲了上来。


    少年照旧绕到那人身后,锁住他的双手,看样子是要对那人的脖子劈手刀。没想那人挣脱了出来,反扑向了上去。少年在他挣脱的一瞬间愣了一下,眼看就要被压倒在地上。


    我一时着急,下意识就从那人背后向他的膝弯狠狠踹去,接着对着墙一个借力,单膝压在他肩膀上。此时少年也飞快反应过来,捡起地上的电【击】棒对着那人脑袋就是重重的一下。


    那一下手又狠又准,听到那闷声我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没出血,看样子两个人10分钟内是醒不过来了。我总算松了口气,注意到少年刚才眼中闪过的一抹奇异颜色。


    我猜他大概是对我刚才的举动有点惊讶,其实我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可能这就是人被逼到极处的爆发?眼下也不是考虑这事的时候,我尽量避开少年手腕上发红的地方,拉上他往我来时的原路跑。刚才闹出那么大动静,只能期望会所的人以为是哪个包厢的人浪过头了,迟点发现这里的情况。少年也就由我扯着,我们一路狂奔,冲出小巷,终于站在了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我眯着眼努力适应有点刺眼的光线,顺便将一只手遮在少年眼睛上。他在昏暗的房间里待了那么久,估计也有点受不了。我感觉到他眨了几下眼睛,睫毛像两把小刷子似的,挠得我手心有点痒。我抑制住移开手的冲动,问他:“好些了吗?”


    这时我的眼睛也差不多完全恢复了,看到男孩身上的衣服,一下子愣住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