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无名之所3

无名之所2

无名之所4


第三章



    之前我在黑暗环境中看不清,现在才发现,少年衣服上沾的居然是血。血迹还没有干涸,染了一大片,都快看不出原来的衣服是什么样子了。我赶紧把他拽进另一条巷子里,开玩笑,这样子在大街上被人看到还了得。

    “你怎么伤的这么重?是之前受的伤?”这出血量,他真的没事吗?人命要紧,要不还是赶紧送医|院吧。

    少年却摇了摇头:“不是我的血。”就又不出声了。

    听他这么说,我稍微放下心来,说不定是之前少年被绑时那些会所的人打斗时弄出来的血。那其他小孩子呢?为什么那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这时我手机响了起来,是警|局的电话。电话里的人说他是负责这一片的队长,已经有一队人赶往会所,搜|捕工作正在进行,也很感谢我的报|案。“请问你们有找到其他孩子吗?”我忍不住问道。

    电话那头愣了愣,似乎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说:“请放心,孩子们现在没有危险,被统一关在二楼的一个大房间里。会所的人假称是储物室,不过我们还是彻|查了。他们现在是安全的。”

    “另外,虽然吴先生是无意中被牵扯入这起案|件,但还是请吴先生来城西分|局做个笔|录。”

    我看了看闷油瓶浑身是血的衣服,稍微琢磨了一下措辞:“陈队,其实刚才我从现场出来的时候,和我一起的还有一个孩子,他也是受|害|者之一,不过当时情况紧急,为了避免他受到伤害,怕他状态不好,我就把他带出来了,现在在我家里。”

    陈队长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惊讶:“既然这样,他也是很重要的证|人,那请吴先生和那孩子在家里等一会儿,我们一会儿派车来接你们吧。”

    我嗯了一声,报了家里的地址,很快道别挂了电话。之前报|警时我也说明了自己记者的身份。我们这个行业掺杂到这些事件里,对警|察来说也是一件很头疼的事,可以说是又爱又恨。刚才陈队长的态度,是相当温和了。我知道自己也不该多说,做好本分的事情就行。

    少年一直静静地站在旁边。除了回答我的那一句,他到现在为止主动说过的也就是我们最初见面时那句莫名其妙的话。而且看他现在和当时说那句话的样子又完全不像一个人。要不是因为他出过声,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哑巴。可能是因为受到这起事|件的刺激,导致他看上去有点自闭。想到这儿我又不好埋怨什么。闷就闷吧,像个闷油瓶一样,虽然话不多,但脾气不古怪就好。

    于是我拉着这个闷油瓶子在巷子里东拐西拐,回到了我的小公寓里。我从衣柜里翻出一条新毛巾,帮闷油瓶先胡乱擦了一把血,透过那件破烂的白T,我看到他身上隐约有些图案。闷油瓶应该察觉到了我的视线,但他既然没说,我也就不好问,塞给他一套我以前的衣服,匆匆把他推进浴室让他冲个澡。

    闷油瓶很快就出来了。我的衣服套在他身上显得还是太大,有点宽松。他头发还没干,湿漉漉地贴在一起,反而把他的脸完整地露了出来。说实话,乍一看到闷油瓶这副样子,我是有点怔住的。他皮肤挺白,虽说少了点生气,但长得竟然挺好看的。

    “你……”我才想起关于这个孩子我所知甚少,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总不能就叫他闷油瓶吧?幸好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警|局派人来接了。我也就问了一句:“我们要去警|局录笔|录,你没事吗?”

    闷油瓶摇了摇头,只跟在我身后,没有表现出抗拒或者其他情绪。

    在警局里我简单交代了一下情况,只说去会所取素材结果撞上了人|口|贝反|卖的事,简单提了提闷油瓶正|当|防|卫的事。警|察面前不能欺骗隐瞒,我这样也不算说谎。

    做笔|录时陈队也在,看我这边差不多完成了,说想和闷油瓶单独谈几句,大概是因为闷油瓶也算受害者。我看闷油瓶没反对,就点点头先出去了。

    没过几分钟闷油瓶就走了出来,陈队跟在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你还可以再想一想。”

    我正纳闷这对话是怎么回事,怎么又结束这么快,只见闷油瓶摇了摇头,眼神平淡如水,径直朝我这边走来,主动对我说了第二句话:“带我回家。”然后头也不回朝外走去。

    我很惊讶,心里也不知为什么,猛地一跳。这时陈队招呼我过去,大概说了一下情况。

    

“他不怎么肯说话。只说了几句自己是怎么到会所的。不过据他的说法他当时不是很清醒,所以作案人员之类的也都不大清楚。”


    他递给我一张纸,看样子应该是笔录的删减版,其实这些内容也只有寥寥几行,去掉了一些外人不太方便接触的内容。上面讲的就是陈队说的那些,闷油瓶记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被绑到那里,中途挣扎过,伤到了几个人,最终被分开关押。等他碰到我的时候,才清醒过来些,发现自己就在那个房间里了。


    “不过相比神智不清,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失忆了。”



——TBC——

后面还会有老梗。情节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