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藏花之海1(中长篇/原著向/伪解密)

山上的呼啸声越来越响,吉拉寺顶的最后一缕金辉也终究褪去,逐渐被深沉的夜色吞没。

一排屋子尽头,最靠近后山的那间禅房前,跪着两个身影。左边那人一身御风黑袍,将右边那人揽在胸前,想帮忙抵挡寒风。右边的人一袭藏族白袍,身量纤弱些,却依旧停止腰板不肯放松。他们原先的目的地是墨脱外负有盛名的大寺马普寺,却被告知只有去那雪山中的喇嘛庙一试,或有希望。于是二人不停赶路,暮色苍茫之时,竟真的赶到了这座依山而建的破败庙宇。顾不上简陋的庭院,急忙向住持求助后,两人却见住持一脸难色。

“大师可是此庙住持?请大师务必帮帮我。”

“实在是我无能为力。或许我能问问长老,至于他有无办法,只能看天命了。”

上了年纪的住持躬身行了个礼,挑起毛毡走出屋子,往后山处走去。屋内两人沉默不语,黑袍男子自从说完请求后便一言不发,凝视着微微跳跃的烛火,脸色有些僵硬。半晌,一阵寒风灌了进来,白袍人满脸期盼地望向门口,见住持缓缓踱了进来,平静的面色上看不出任何讯息。

“恕我无能,长老不愿见客。”

白衣人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目光也不如之前明亮。

“我们求他,他也不肯也我们一面么?”

黑袍男子开口道,他面容看上去很年轻,五官深邃,只是此时微微皱眉让人觉得有一种威势,但又不过于迫人。

于是便有了先前一幕。老住持看着寒夜中的两人,犹如两尊雕像,最终他还是踱进了那件禅房。这次没过太久,他很快来到两人面前:“两位请入内,长老答应了。”

这句话有如天籁,也迅速消去了二人的疲惫和辛酸。住持在一旁挑着毛毡静静等候,他们迈入禅房,只觉得比刚才招待他们的那间屋子还要暖和不少。房内光线很昏暗,只有角落里有一点亮光,是一盏油灯,隐约可以看到四壁上竟然全是经卷。两人再度跪下,一边适应黑暗,禅房里久久没有声音。

当他们甚至开始怀疑房内是否有人时,一道声音从屋内最里面的角落传来:“救他可以。”

两人惊诧地抬起头。实在是因为那个声音太过年轻,将目光投向角落,终于看清黑暗中那个身影。与想象中年迈的长老不同,那人看着只有二十出头的模样,裹着一条毛毡,坐在榻上。他们望向一边的住持,只见老住持垂眼站在一边,像是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的征兆。榻上那人顿了顿,继续道:“但是作为交换,白玛必须留下,成为阎王的祭品。”

黑袍的男人像是受到了刺激:“为什么?!白玛根本不是康巴落族人!”

“一报还一报,” 那人的语调还是没有什么起伏,“墨脱青铜门后的东西,本就是张家守护的东西。若此次直接放你们走,难以平息冥王的震怒。”

黑袍男子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白衣人一把拉住:“多谢长老指点,只请长老再给我们一些时间调和。”

年轻的长老忽然转过头来,盯着白衣人端详了好久,那双眸子在暗中显得格外明亮。

“选择权在你,”他做了个手势,“请回吧。”

逐客令一下,住持便又撩起门帘,将二人领至离庙门不远处的一间屋子住下。禅房内,仿佛入定一般的人忽然一动,年轻的喇嘛探出右手一阵摸索,许久停下动作,缓缓摸出一物,漆黑的刀柄搁在桌上时发出一声轻微的闷响。

——TBC——
《藏海花》康巴落是有原型的——康巴藏族。不过这里还是用了康巴落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