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无名之所4

无名之所3

——正文分割线——


    失忆?我回想起闷油瓶之前那副样子,倒觉得更像是丢了魂。


    “我们问了他一些事,他都说忘记了,”陈队停顿了一下,“他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记得了。可能是在被绑|架的过程中受伤或受刺激导致的全盘性失忆,所以自己的身份之类的基本信息全部忘光了。不过只要大脑没受伤,对后面的记忆就应该没有影响,所以他也能答得上来几句。”


    听陈队长的分析我觉得闷油瓶确实像是失忆了。可是如果他什么也不记得,谁也不认识,那他之前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怎么回事?至今闷油瓶从来没有要解释的样子,难道真的是我神经过敏?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那句话却是也没什么大问题,说不定闷油瓶就只是没想到会有外人闯进那间屋子呢?我可能真的是想多了。


    “主要是他忘了姓名,那我们就没法调取资料查档案,也没法联系到他的家人。”


    “哦。”我还没从思考中回过神来,“那他怎么办?”话刚说完我自己就反应过来——这种情况,多半是去福利院了。可闷油瓶也半大不小了,不说没人愿意领养已经十几岁的小孩,福利院对他的待遇也好不到哪里去。我的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又浮现出那双乌黑的眸子,还有那声淡淡的“带我回家”。想到这儿,我不知为什么心血来潮脱口而出:“我和他现在这样的情况,满足领养的条件吗?”


    看到陈队有点惊讶的表情,我也知道自己有点冲动了——何况我虽然有父母留下的一笔遗产,但是现在收入也不算多,一个人过日子还算宽裕,如果真的收养了闷油瓶,我没有信心能够照顾好他。可话已出口,我也没有收回的习惯,于是听着陈队跟我讲收养办理:


    “你有30周岁了吗?收养人基本年龄条件是到30周岁,其他条件可以慢慢解决。还有被收养人必须在14周岁一下,不过看刚才那孩子的样子挺小,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办理的话带上材料去民政局,那边会告诉你具体手续流程。”


    我松了口气。现在是3月中旬,我刚过完我30岁生日不久,或许这时候遇见闷油瓶正是缘分。我谢过陈队长,走出警|局,看到闷油瓶正坐在外面的花坛上,他垂着眼,看不清表情。他听到我的脚步声,抬起头来,我不确定那一刻他眼睛里是不是闪过一丝什么情绪,因为等我走近,他还是一脸平静的表情,安静得不像个小孩子。我开始有些担心他是不是之前真的收了什么大的刺激,导致现在精神不振,或是变得迟钝。于是我放缓语速,和他说领养的事情。除了刚听到时有些不解,闷油瓶之后没再流露出什么情绪,也不说话,不反对,也没有赞同。我有些气馁,搞了半天我辛辛苦苦想照顾他,结果人家反而不领情,可是考虑到他的精神状况,我又轻声问道:“被收养人年龄要求在14周岁以下,你现在多大了?”


    这次他沉默了很久,当我快要以为他是不愿回答的时候,闷油瓶开口道:“13岁。到今年11月满14岁。”我听了一阵欣喜,他既然愿意回答,一定是答应收养的事情了,另一方面我们俩也算都是踩着门槛的领养条件,我注定不可能像一个真正的父亲一样照顾他,这样代沟也不算太大,倒也挺好。


    看时间民政局还没下班,我心想着既然已经出来了,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也不差这一件,就问闷油瓶愿不愿意现在就去民政局。他点了点头,于是我到街边叫的士。等车的时候,看着闷油瓶朝我走过来,早春不算暖和的风刮在他身上,我那件过于宽大的衣服衬的他格外瘦弱,甚至有一种比初见时还要矮一些的错觉。这么想着就觉得有些心疼,一回生二回熟,我拉过闷油瓶的手,让他先上车,然后和他一起坐在后排。他一瞬间僵了僵,我也只好又放开来,勉强朝他笑了笑。


    到了民政局,办理人员是个挺年轻的小姑娘。她的态度出乎意料的好,时不时朝闷油瓶笑笑,这么看来,闷油瓶长得确实是挺好看,十几岁的小男孩也正是惹人疼的年龄。办理的姑娘和我们说了一遍流程,这次先填好申请表一类的资料,体检什么的下趟补上,就能办好户口本和收养证了。填好我自己的表格后,我瞟了一眼闷油瓶的表格,意外发现他的字很端正,于是又留意了一下:“这种写法……”我有点惊讶,“你会写瘦金体?”


    他摇了摇头。我想了想也是,这顿笔、出峰,都是瘦金体的风格,可他的字虽然也好看,但偏偏没有瘦金体最精髓的骨架,而且是行楷。至于我为什么这么清楚,无非是因为我自己练的也是这种字体罢了。闷油瓶的字看起来就是很成熟很老练的那种,完全不像一个小孩子能写出来的字。不过我以前也见过一些字体成熟的小孩子,大抵都是从小练起的,可能闷油瓶本来也是出身书香世家的吧,不知怎么就流落到这里。


    没等我再多想,我的注意力又被转移了——闷油瓶的表格最上方我本以为会空着一栏,填着三个字:


    张起灵。


    这就是闷油瓶的名字吗?总觉得听起来有些怪怪的,不大吉利似的,但也不难听。然后我又反应过来,陈队不是说这孩子连自己名字也忘了吗?那这名字又是怎么回事?亏我刚才还在纠结该给他起个什么名字,吴狗蛋吴二狗好像都不大好听。闷油瓶明显察觉到我的疑问了,可他偏偏不解释,一副乖乖的样子把表格递给那个办理人员,然后转头看着我,勾了勾嘴角。


    我瞬间愣在了原地。这闷油瓶子是笑了吧?没想到他笑起来还这么好看。这幅样子居然有点像调皮的小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特别高兴,再也不顾脑子里那些翻江倒海的念头了。


——TBC——

去民政局办证。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

年龄差当然是假的。不过原著这俩年龄原本可能都是谜,堪当史上年龄差最大cp

上章结尾改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