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江周24h】你是不是不爱我 1

江波涛11.11生贺 21:00

皮皮生快!

- 又名《爱在心口难开》,姊妹篇《你为什么不爱我》(周泽楷主视角)传送门

- 万花丛中过(雾)叶片沾满身的皮皮和欲求不满(大雾)始乱终弃的楷楷

- 原著向,有私设,主江波涛视角,尽力不OOC

02 03 04 05 06 07 08完结

01

    江波涛早上接到经理通知,让他去训练室。他有些纳闷,因为以前被传去的地方总是办公室。当他看到电脑屏幕前的周泽楷时,这种奇怪的感觉达到了顶峰。

    小江来了?过来这边。经理招手。

    屏幕上是竞技场的画面,周泽楷的一枪穿云赫然在目,对手的角色是战斗法师。江波涛定睛一看,不由一震——是一叶之秋!

    “是不是这几天没休息好,怎么看上去不太精神?”经理半开玩笑说,正好最近战队宿舍打算扩建,你和小周正副队长两个人住一间是有点挤,给你新分个房间怎么样。

    江波涛眼皮一跳,假装无意把目光扫到周泽楷身上。屏幕上的一枪穿云刚完成一个押枪操作,紧接着上前,马上是一记滑铲。

    要失误了吧。江波涛想。可是一叶之秋居然真的被限制住了,甚至没有受身操作的机会。巴雷特狙击!

    荣耀两个大字出现,电脑前的那人表情稍稍放松了些,PK过程却从头至尾没有出现一丝波动。

    每当江波涛以为周泽楷听到对话会出现漏洞的时候,他却连手都没有抖过。就像此刻一枪穿云冷静精准地把荒火碎霜插回风衣的枪套里一样。

    从制约对手到结束,整个过程也不过短短2秒而已。

    周泽楷的右手还搭在鼠标上。江波涛低头看着,想起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抓着另外一些东西的样子。他的左手食指无意识地敲打着键盘,一紧张时就会冒出来的小动作。

    不用了吧,再说我自己还有套房子能住呢。他笑道。

    职业选手的住宿安排是他们的自由,经理点点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周泽楷,刚才对战下来觉得对手水平怎么样。

    “操作可以,意识差点。”

    “嗯,小江怎么看?”

    “差不多。操作算得上是一流水平了,但短板也明显。意识和战术跟不上,影响场上判断和发挥。主要是实战经验不够。不过还有较大提高空间。”

    联系宿舍扩建的事,江波涛大概猜到经理想说什么了,顺着他的思路把可能性和优劣点都列了出来。

    听了两人回答,经理似乎松了口气:“战队最近在和嘉世谈孙翔转会的事,这周末计划和孙翔吃顿饭,当面谈一谈,安排你和小周一起去。”

    江波涛皱了皱眉。孙翔作为第七赛季最佳新人,天分确实很高,但第八、九赛季嘉世每况愈下乃至解散,可见他的能力还不足以挑起大梁。以他目前的成绩来衡量,轮回想要收购孙翔,收益似乎并不算太大。

    “带账号卡转会。”没等江波涛说出心中的疑问,周泽楷却开口了。

    “带账号卡?一叶之秋?!”这下江波涛倒是大吃一惊,意识到这件事严重性。如果一个孙翔不足以轮回打起万分重视,那斗神一叶之秋的价值就没人敢小觑。轮回既然有把握拿下,那预算什么的一定也都考虑过了,也不用他多言。

    “我知道了……这周末具体什么时候和孙翔见面,麻烦经理您到时候发短信给我们,我和小周一定准时到。”

    说完低头正好对上周泽楷,对方却匆匆把目光移开了。

    江波涛笑了笑,没人看出这个笑是苦的。果然,就算表面上云淡风轻,周泽楷内心怎么可能没有震动和不安。换做任何一个人,又有谁能对那件事毫无顾忌呢。

    训练还是照常。两人默契一如既往,该配合的配合,该掩护的掩护。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估计也没人会发现他们之间有了忌讳。譬如杜明拉着他和周泽楷去食堂,却没注意到正副队长好几顿不坐在一起吃饭了。又譬如经理询问搬宿舍时,却不知道江波涛几天已经搬出去住了。那一夜的事情被锁进了潘多拉的盒子,仿佛没有好奇,就不会有受伤。

    到了约定的日子,为数不多的几人聚在包厢内,江波涛没有继续扮演长袖善舞的角色,把锅丢给了经理。聊到关于战队技术方面的问题,他才微笑着回答几句。让轮回队长敬酒是指望不上的,所以这时候出面的往往是江波涛。但他今天甚至没有拿起酒杯。

    酒店包厢昏暗的灯光是很好的掩饰,江波涛借此机会去看周泽楷。还是不说话,拿着一杯橙汁在座位上小口啜着。灯的角度正好把一束光打在他垂着的眼睛上,投下的阴影显得睫毛特别长。眼睛里弥漫着水汽,可他明明没有喝酒。这幅样子让江波涛心神不定,也像喝醉了似的。

    不久前,也就是第九赛季刚结束的时候,轮回卫冕成功,全队上下一片沸腾。吵着要开一次更热闹的庆功宴,正副队长不爱敬酒,被灌酒总不能拒绝。江波涛就算酒量还可以,也挺不住白的红的混着喝,好不容易撑下来的时候,发现一旁的周泽楷趴桌上了,底下是三个啤酒罐。周泽楷看上去是那种在家乖儿子型的,估计这辈子还没怎么被人灌过酒,上次夺冠也就是象征性喝一杯罢了。这次大概是真的高兴,又抵不住吕泊远吴启他们太热情,却没想到是三杯倒。

    江波涛自己也喝醉了,昏昏胀胀地头疼。拉扯人回宿舍的时候,周泽楷就闭着眼乖顺地趴在他背上,呼出的热气让他嗓子眼有点发紧。叫人起来洗澡的时候江波涛都觉得自己像叫魂。周泽楷不知清醒了没有,嗯了一声,迷迷糊糊地摸进浴室。江波涛等人出来后自己也进去简单冲了个澡,回来就发现自己的床上躺了一只大号人形抱枕。

    刚想把人叫醒,江波涛发现周泽楷有些不对劲。眉头皱着,双眼紧闭,睫毛却一直颤个不停。被子全被掀开蹬到了一边,睡衣也扯得乱七八糟,手背上有几条红色的抓痕。床上的人已经翻了好几次身,江波涛想到一种可能,这家伙不会是酒精过敏吧。

    小周,醒醒。他蹲在床边问,小周,你有没有准备药。手臂碰到床单,上面还有周泽楷的体温。这个距离太暧昧了。耳语的姿势简直像说情话。可是床上躺着的是个不领情的病人。

    周泽楷本就睡得不安稳,迷瞪着眼,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看样子就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这种体质。酒精过敏这事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周泽楷的症状看着不严重,半夜也买不到药,估计过一会儿也就自己消了。只是江波涛完全没想到周泽楷会抓住他不放。

    黏着江波涛的人闭着眼,几绺头发粘在额头上,一个劲的小声说难受,一边忍不住伸手抓自己,白净的手臂上马上又是四道红痕。江波涛只好抓住他的手不让他乱动。周泽楷一碰到江波涛体温偏低的皮肤,马上八爪鱼一样贴了上来。江波涛试图扒拉开某只树袋周,刚扳开左手,右手又黏糊上来,人家完全把他当冰袋用。时间一长,红疹是褪下去了,江波涛头晕得也更厉害了。脑袋里噼里啪啦像放鞭炮似的爆炸开来,乱成一团,皮肤相触让他呼吸急促,分不清想要肢体纠缠的欲望是自己阴暗想法的爆发还是酒精造成的错觉。

    宿醉的后果是直接断片,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不在房间了。江波涛回想了一下昨晚都发生了什么,忽然庆幸今天是补休,不然无浪非得被荒火碎霜突突成筛子。

    他差点把周泽楷给睡了。还是差点,大概算强奸未遂。

    假酒害人。他面无表情地想。

    这时宿舍门忽然开了,江波涛猝不及防对上了来人的眼睛。

    是周泽楷。

 

——TBC——

不会就我一个没一发完结吧……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