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江周】你是不是不爱我 2

01 03








02








这次两人没有了默契。江波涛没想到周泽楷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周泽楷也没料到这个时间段江波涛还没离开宿舍。








周泽楷在门口站了几秒,进也不是走也不是,最后还是选择了进门。








江波涛看着他动作僵硬地将手机充电器反复插拔了好几遍,充电提示音一直在响,眼看着插座要被捣坏了,叹了口气,决定还是先开口,小周,我打算搬出去住几天。








江波涛不是S市人,但他从贺武转会后,在战队边上租了套小公寓。周泽楷则是本地人,以前和父母住一起。只不过两人都认为住在站队更方便,男性职业选手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也不是很高,就凑合着一起住宿舍了。








好像没什么要解释的。江波涛自认理由两人心知肚明。周泽楷现在的状态明显适合一个人呆着,而不是他在这里厚着脸皮碍眼。








一会儿我回来整理东西,我先去吃个饭。他拿捏着措词,想把语气放得温和平静。








周泽楷好像和充电器较上了劲,轻轻嗯了一声。于是江波涛表面镇定地走出宿舍,带上门,然后落荒而逃。








他应该认真和周泽楷谈谈的。做兄弟也好,成陌路也罢,这笔账必须得结清,自己的锅哭着也得背。何况两人还是队里的核心成员,分歧疏远都要不得。可对方是周泽楷。江波涛怂了。事实上若那晚宿舍里的不是周泽楷,江波涛也绝不可能来这么一次酒后乱|性。








江波涛喜欢周泽楷很久了。








尽管他对周泽楷的第一印象并不算太好。而其中原因有大半是迁怒。








 








江波涛发现自己只对男人感兴趣是刚读高中不久,经过一段时间的确认后就直接出柜了,加上差不多同时加入了荣耀圈,有了一定经济能力之后,他就长住在了贺武。没和家人断绝关系,不过也差不了多少了。在他看来出柜这事跟有没有找到对象没什么必然联系,没有的就是没有,该有的总会有的。








可他父母显然不这么想。江波涛也没想到几年没联系的母亲会找上门。








江波涛人缘一直很不错。一开始贺武队员们看到那个眼角带着风霜的中年妇女, 都客气地打招呼说阿姨好。江母礼节性地笑了笑,笑意却没达眼底。很快她目光转到队员身上,猜疑的样子好像一定要揪出给江波涛下迷药的那个狐狸精。僵硬的气氛江波涛也差点就不回来,受不了她这样打量队友,把人拉出门外。一出门江母急了:“你说你两年不回家,就成天泡在电脑前!还在这种队里……一个女人也没有,你这样下去怎么好得了!”








哪有那么夸张。过节过年的时候不还是回去了么。江波涛发现自己居然还有心情歪楼。好不容易送走这尊佛,回来就发现队员看他的眼神有点不正常。








他是gay的事没有刻意隐瞒,去gay吧的事也很容易被挖出来。疏远是必然的。本来这也正常,直男毕竟是大多数,短时间内接受不了,过段时间或许就好了。可没想到前有江母上门以及江波涛的传闻,后有轮回抛出的橄榄枝。








这时的轮回在周泽楷的带领下已经冲入了季后赛,界内评价都是潜力无限。相比之下贺武作为一个二流的小战队,就有点不够看。可这样的队伍里,忽然跳出一个江波涛被轮回点名收购,其他人说不眼红是不可能的。不满久积成怨,性向被拿来做文章,人缘好成了花名在外。转眼变成名声不好的异类和烫手山芋,排挤是难免的。








能加入轮回纵然是好事,可江波涛没有丝毫成就感。他忘不了离开贺武时队员幸灾乐祸又暗含嫉妒的复杂眼神。








其实江波涛的战术和操作都很不错,可这不是他凭借加入轮回的资本。知道这场交易的人都说轮回收购江波涛的主要原因是周泽楷。他就像是个附属品。一个被明码标价,被收购,再被打上某人特定标签的附属品。








简直像买椟还珠。江波涛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高兴,作为一个职业选手,他的沟通能力比实战能力更被人看重。所以连带着对事件主角周泽楷的看法也有些偏颇。不过打脸来得也很快。








见面时周泽楷硬着头皮说欢迎加入轮回,满脸的不情愿。不是不高兴新成员的加入,而是苦恼于欢迎词太长。随后他就因为冷场而变得局促不安,眼神里的意思写得明明白白:求放过。








江波涛几乎被逗笑了。他也没忍着,直接笑出声,握住那只还没收回去的手。近乎苍白的皮肤下是淡青色的血管,和隐隐流动的血液,脆弱得让人有一种想要摧残的欲望。不管从哪个角度,这都是一只很好看的手。








我是江波涛,请多多指教。江波涛说。








看来话不多不仅是对外形象。他心想。近距离接触后,倒是觉得周泽楷比以前远距离看到的还要耐看——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外形条件!








当然,后来江波涛知道了,周泽楷不仅是外形好,硬件也很过关。








就是不太爱说话。








没过多久这唯一的缺点也变成了最大的优点。江波涛觉得相熟后的周泽楷表达意思其实很直接,反之亦然。有时候没等他说完话,周泽楷早就点头了。这是一种互相的了解,不像外人以为的那样,只有江波涛是单向的翻译机,虽然之后他挺享受这份独一无二的称号。事实上江波涛习惯性采用征询语气,只是为了方便周泽楷回答罢了。两人私下交流还是简短而高效的,这也让他感到轻松——又有谁愿意说单口相声呢?








江波涛自己是面面俱到的人物,有时未免也会疲于应付。对他而言周泽楷的性格就越发讨喜,往俗了说是清纯不做作,往高雅了说是闻弦知雅意。量变引起质变,这种喜爱迅速发酵,对方的一个动作一个回答都让他有种满足的欣喜。








第六赛季到第九赛季。暗恋是不成熟的果实,江波涛独自品尝了三年。有人说三年见异思迁,江波涛三年中眼里只装着一个人,还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那种。他凭着极强的忍耐力和处世手段做了三年情圣,原因无他。卿本佳人,奈何直男。








江波涛自以为自己滴水不漏,而自己的暗恋也终将变成一朵秋季凋零的夏花,却没料到一朝马失前蹄。








 








说搬出去住,结果还是拖了好几天。在战队里碰上还好,职业上的事情两人都分得清楚,不会耽误。但江波涛每天不敢太早回宿舍,于是就去了酒吧。








江波涛还在贺武的时候,确实在酒吧和人约过会,可他想要的其实是LTR,虽然最后看上去像是419那么回事。








职业选手的身份注定他与大学校园里青涩的恋爱无缘。第一个有好感的人是在亲戚的婚宴上认识的,读大一。显然对方也是被家里长辈逼着来参加酒席的。记忆里的人长什么模样都已经不太清楚了,分手原因是对方母亲打电话让他带女朋友回家验货。那人说对不起,我还是顶不住家里的压力,父母肯定没法接受我一辈子不成家生孩子。江波涛还没经历恋爱后蜜月期的感觉,就已经领略了什么叫分手炮。








 








在酒吧不一定沉湎声色,但这无疑是个令人放松的环境。放眼望去,江波涛大概是唯一一个点果汁煞风景的人。人缘和性格决定了他受欢迎的程度,炮友没有,纯聊天的朋友还是可以交的。








“你说他既然有女朋友,为什么之前要找上我?”小男生一边哭一边打酒嗝,“他女朋友也真是心大,男友在外面和别人上|床也不介意?还有,既然他说他自己是笔直的,还说什么之前和我做很舒服……”眼看话题要变成十八|禁,江波涛马上扶住他,抢走了他手里的酒杯。








看着趴在桌上嘟哝的人,江波涛叹了一口气。最后一口橙汁,敬娇妻佳婿,敬美景良辰,敬可笑的……爱情。








搀扶着喝醉的男生走出门,江波涛拦下一辆的士:“师傅,麻烦送这位小哥回……”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周泽楷和一个长相乖巧的女生站在一起,像是路过,手上提着从商场买的大包小包,也是愣在原地盯着他。








 








——TBC——








这章还是过去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