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DJ节目]杨羊羊cy的DJ节目 第18期

【江周】你是不是不爱我 8 (完结)

突然完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江波涛深感自己这时候直接走人很不负责。可周泽楷一言不发一个劲地把他往屋外推。周家父母还无声地在一旁站着,这家人的相处模式和他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他留下来又能怎么样呢?以什么身份?男朋友吗?


“小周……”他去拉周泽楷的手,却对上周泽楷的目光,里面居然有一丝哀求的意味。他是真的不想让自己留在这里。江波涛闭了闭眼:“有事联系我。”刚说完就被推出了门。


当天晚上他还是没收到周泽楷的任何消息。电话也好,短信也罢。微信最后一条消息停留在11号的“生日快乐”上。11号后是热恋期——自以为是的热恋,至少两个人基本上全天在一起。再往前翻,都是寥寥几字,晚上来我家还是去你那边之类的问题。


第二天早上周泽楷准时到了战队,看上去一切正常。午休的时候江波涛Q|Q收到一条消息,一头雾水:方锐找他做什么?


江波涛:方前辈?


方锐:你家队长今天找我打听刘皓的事情呢!


大概是自己眼睛出问题了。周泽楷?打听刘皓?这是什么事?


方锐:你居然不知道这事?没看职业群啊?


江波涛揉了揉太阳穴,昨晚心烦意乱到今天早上,确实没关注职业选手群的情况。


方锐:去看看群记录吧,刘皓提到你几句。之前他在队里也说过,不过大家也就当作没听见了。没想到他都讲到群里去了,幸好那小子还有分寸,没什么太过分的话。


方锐:周泽楷问我刘皓怎么知道有这么回事。虽说我这话有点戳人吧,不过我还是想问问你,怎么,难道轮回真的有这个想法?不能吧!虽然你是我后辈,但你的实力大家还是有目共睹的,呵呵


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猥琐流。


方锐:不过周泽楷具体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周队心海底针,你自己去问吧!


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就是了。方锐连着发了好几条信息,QQ提示音欢快地响个不停,那种浓浓的八卦又猥琐的语气简直要通过窗口传过来。江波涛开了静音,才慢慢把思路理清了。


嘉世倒后孙翔来了轮回,刘皓去了呼啸。刘皓发表了一些关于他的评论,而且估计是负面的。刘皓也是魔剑士。结合方锐的话,那就很容易猜出来了——刘皓认为轮回有意找他代替自己?


进群一看记录,果然和自己预料的差不多。但刘皓的话说的比较隐晦,也没人落井下石。


周泽楷和方锐都是第五季出道的选手,同季选手之间彼此总还是有联系的。那么周泽楷如果看到群里的消息,去找同在呼啸的方锐就情有可原了。唯一不合理之处在于周泽楷的主动性。


江波涛自认不是妄自菲薄的人,职业选手之间没有绝对的输赢,但自己的实力不输给刘皓,这点原本应该心里有底。可现在他迟疑了。周泽楷找方锐说的那句话什么意思?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下午训练结束后江波涛和队友同路回宿舍。


“副队?”吴启惊讶道:“你不是搬出去住了吗?”


“接下来比赛更忙了,还是住宿舍方便些。”江波涛笑眯眯回道,余光瞥见周泽楷去了经理办公室。


“啊也是,周队这段时间也回宿舍住了呢。后面的比赛大家都要更努力啊!”


没过多久周泽楷也回来了。看见宿舍里的江波涛,呆怔了一秒就反应过来,什么也没说。


江波涛忽然觉得自己交流能力堪忧,问话越来越蹩脚:“接下来对战的几支队伍,小周有分析过了吗?”


昨天晚上我离开之后到底怎么样了,你和你父母是怎么说的?


“……这一季有不少转会选手,他们和新队的职业搭配和战术,我们是不是要做预测?你怎么看?”


你今天主动找经理是说什么事情?


“那刘皓呢?”


周泽楷猛地抬起头看他,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


江波涛知道自己这次的问法有点强人所难。作为被议论的主角,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他甚至涌起一股悲哀。长期并肩作战下来的人都知道,周泽楷仅仅是不太善于沟通,只要相处上一段时间,彼此熟悉之后,和队友之间就能做好基本的交流。大家会意识到他其实是个极其随和的人,也会跟上他的步伐。轮回从来不是“一人战队”。而江波涛不过是催化剂。即使没有自己,周泽楷依旧会带着轮回走到今天的位置,顶多慢那么一点罢了。


说他自己想听周泽楷的想法,倒不如说想试探周泽楷的态度。


结果周泽楷一直低头沉默不语。房间里安静得过分。江波涛觉得恋爱——暗恋真的是个很烧脑的东西,要不然他怎么会越来越看不透周泽楷的心思。


“小周,我们这样不对劲。”江波涛话刚出口,平静的语调让他觉得正在说话的不是自己。


周泽楷有点困惑地看着他。


“小周,你不懂得拒绝。”他像平常分析战术那样缓缓道,“你知道我喜欢你,于是你就接受了。只因为我是第一个说喜欢你的人。换做其他女生向你表白,你也同样会接受。”


是了。周泽楷对待什么都是随便的态度,都是可有可无的态度。性也好,爱也罢。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他看出周泽楷神色在挣扎,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辩解的话。


那就是他默认了。江波涛闭上眼,心底那座火山里的岩浆翻滚得越来越汹涌,几乎要克制不住喷发出来:周泽楷把自己当成什么?为什么要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醉酒那件事情过后,先来招惹自己的难道不是他?


结果这时候周泽楷凑了上来,一手搭住他的腰,另一手放在他肩上,作势要吻他。有点长了的头发尖儿戳在他脖子上,点的不知道是怒火还是欲火。


简直是胡闹!江波涛扳住周泽楷的肩,拉开两人的距离。昨晚他们还刚在家里被发现……这人是真不在乎还是假不在乎?


可周泽楷的膝盖还顶在他大腿根上磨蹭,再这样下去他不起反应才怪!


“小周!小周,”他深吸一口气,往下压自己的音量,说完整句话的时候气也泄得差不多了,“……你想想我说的话吧。”


周泽楷大概是把情感的技能点全加在了其他项上。曾经江波涛觉得周泽楷情商并不低,不然他们做事怎么会总是这么合拍呢。现在他才知道情商不等于情感,就像心有灵犀不等于心意相通。


周泽楷已经恹恹地趴回到自己床上,背对着他,不知道是不是睡了。


 


兄弟没有隔夜仇。他们不是兄弟,也没有仇,第二天一切照常,除了那些不可言说的私密。


周泽楷坐在桌边,捧着一杯江波涛刚帮他泡的咖啡。


“江波涛,要不我们就这样吧。”他突然开口,说这话的时候甚至没看他。


他终于厌倦了,彻彻底底的。江波涛想。


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拿着的水壶已经在桌上倒了一大滩热水,他慌手慌脚去拿毛巾,紧张地问:“有没有被烫到?”


可回应他的是用纸巾抹干的桌子和还冒着热气,没喝几口的咖啡。在过去周泽楷有无数次关门离开,把他留在房间里,然后又回来。但这次不一样。关门声传来,整个世界,连同周泽楷,都离他远去了。


——The End——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定有打炮解决不了的问题。一旦有,再打多少炮都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