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江周】养花记

终于赶在元宵末尾写完了!没时间改了!大家元宵快乐!

小天使 @祾 的点梗文,花痴江×白莲花周,啊不,是 花店老板江×花店员工周

抱歉拖了这么久,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 <

清新治愈系。

番外传送门

——分割线——


自诩没有比自己更懂花的人,就算有,也早已作古了


01

 

S市本地人都知道常德街街尾有一家花店。和平常批发卖花的花店不同,这家店是真真实实地种花,栽土里的那种。

 

花店原本是栋小楼,还带个荒芜的院子,盆罐缸子堆了不少,想来以前的主人可能也是个爱花之人,不知怎么就人去楼空。房子没人管,地段也不算太好,到最后竟然被一个年轻人趁着政府低价收购时买下来,干回了老本行。

 

一开始邻里街坊也不以为意,没想到这个小伙子种花真的有一手,没过多久,不仅店面里的吊兰月季生机盎然,后院里本以为枯死的桂花树,居然又开花了。不过虽说是花店,一天却不见得能卖出几盆花。但这些花草加上店里简单的布置,倒是真有几分典雅的味道,用花店老板自己的话说,他也不过是吟风弄月罢了。

 

这位年轻的花店老板名字叫江波涛,种花养花到了一种痴迷的程度。即使是种子,他只要看一眼就能准确报出花的品种,到他手上的花更是没有种不活、长得不好的。江波涛待人温和谦逊,唯独有一件事不曾谦虚——他自诩没有比自己更懂花的人,就算有,也早已作古,再不就是成精了。曾有人陆陆续续请他帮忙料理自家的花,收回的花草无不长势喜人,也就没人敢说江波涛那句是大话,反而给了他一个外号: “花痴”,一时也找不出比他更爱花的人了。

 

看上去只二十出头的花店老板,年纪不大就有一份了不起的花艺,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的匠心。加上人又长得俊俏,花店也就一直不缺客人,且以年轻姑娘为主。有谁不喜欢温柔有气质的人呢?

 

可这天的花店里人格外多。

 

江波涛正把刚种下的虞美人搬到店门口,就看见了一个被一群女生围着的人。那人可能比自己还要高上一点,白衬衫牛仔裤,衬得那张脸更年轻好看。大概是性格有些内向,被人围住就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又不好一走了之。

 

“这位先生,您再站在店门口的话,看花的人都被您吸引走,我家的花可都要埋怨我了。”江波涛笑盈盈地出口。

 

人们的注意力马上被年轻的花店老板分去了一半,江波涛却依旧把带着笑意的目光落在那人身上,看着他露出惭愧抱歉的表情,脸色逐渐发红。江波涛心里啧啧——这世上居然真的有皮肤白里透红的美人。

 

他继续半带着好奇地打量这个人,没想到对方开口道:“对不起,我是来打工的。”

 

江波涛挑了挑眉毛。他可不记得自己挂过招聘的广告:“那可不行,要是您在店里,不知客人是来看花,还是看人呢?”

 

这就算是婉拒了。

 

那人也没想到会被这么直接地拒绝,在原地愣了愣:“打扰了。”说完只好转身离开。

 

 

02

 

江波涛爱赏花,自然也爱美人。可他也确实没打算招店员。养花看起来悠闲,花费却一点也不少。他种花完全是随性,除去打理的费用,花店那点收入再用来另养一个大活人,却只为贪恋那点美色,还是奢侈了点。

 

只是这位美人,却总是给他带来一些惊喜。

 

江波涛的花店没什么规矩,来人都可以进进出出,于是第二天傍晚当他正打算把花搬回屋内时,就发现沾上尘土的花盆都被擦拭一新。

 

第三天,店里的落叶被扫得干干净净。

 

第四天店门刚开,江波涛就看到了门口木架子上的一盆水仙花。花瓣雪白,叶子翠绿。于养花一道上,江波涛其实是有不足的,只是几乎没人知道:他从不种水生的花。挺水也好,浮叶也罢。理由也很简单,因为他没种活过。他倒是尝试过不少次,可埋在后院缸子里的几根藕,至今没能发芽呢。

 

他盯着那花许久,笑着叹了口气。

 

你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做这些事的呢?

 

如果说原本只是一瞥时的惊鸿,那么现在他似乎有了一丝探究下去的好奇心。

 

但也只是好奇而已。

 

江波涛把花挪到了阳光更盛的地方,又在打烊的时候收进了屋里。

 

第五天江他早早起床,干脆守在了花店门口,没再放过送花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送花人有些局促不安。

 

江波涛点点头,顺口道:“那么小周……”他惊讶于自己的熟稔,话顿了顿,“我得先和你说清楚,我这个小花店,可拿不出钱来付你工资啊。”这是第二次变相拒绝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

 

江波涛不知怎的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用工资。只好笑着看了周泽楷一眼,不置可否。

 

周泽楷果然还是来了。在江波涛的默认下,他虽然还是没有涉足屋后的小院,但一早便开始往屋外搬花。

 

江波涛靠在墙边看着这个新手生疏又认真地忙活,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会儿,忽然心里有些痒痒的,起了点恶作剧的心思,凑上前去对着人的后脖子吹了口气,在他身后说道:“吊兰经不起暴晒,你这样晾上几个小时,叶子都该蔫黄了。”幸亏周泽楷心里还有数,没去浇花,不然拿不准时间和水量,自己店里的花都得败光。

 

周泽楷着实被江波涛的声音吓了一跳,手里的玉簪花盆就被摔了个彻底。这下完了。周泽楷一边心疼摔了花,一边想:还没成功入职,就打碎了花盆,得罪了老板,江波涛怕是不会收留自己了。他望着地上摔碎的花盆和满地泥土,没敢抬头,却又忍不住用余光去看江波涛的神色。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脸上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又怯生生偷望他的眼神,竟然觉得有几分可爱,但还是先把人拉住检查:“碎片有没有溅到手?”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江波涛不先来责怪自己吗?直到手被人握住才回过神来,耳朵又开始发烫。

 

这人真善良啊。周泽楷盯着江波涛认真的侧脸,有点出神,任由他拉过自己的手。

 

“前辈,我……不是故意的。”

 

江波涛也没在意他叫自己的称呼:“玉簪不合适种在盆子里,这是它的命运啊。顺其自然吧。”他转身走进院子,很快又端着一个木碗走了出来,低头仔细地往周泽楷手上抹泥糊:“何况碎碎平安呢……这是石蒜泥,对伤口有效,这两天注意左手别碰水了。”

 

“石蒜?”

 

“现在大家好像都喜欢叫它曼珠沙华,后院里种着不少,现在正是开花的时候。”江波涛看似轻描淡写,周泽楷的耳根却又红了起来:江波涛还握着他的手没放呢。他赶紧说了声“谢谢”,顺势抽回了手,佯装观赏花草的样子往后院走去。

 

院子的中央是一株桂花树,其余地方散布着各种周泽楷说得出和说不出名字的花草,可以看到靠近围墙的地方是一片红灿灿的石蒜花,另一边则搭着一个葡萄架,唯独西边角落里摆着几个大水坛。周泽楷也是逐渐从江波涛口中得知院子里的东西并不是乱种的,都有一定的讲究,可谓错落有致。

 

 

03

 

说是没有工资,但江波涛还是把吃住包了下来,反正这栋小楼里还有不少房间。就这样,在两人心照不宣之下,周泽楷成了花店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编外员工。可周泽楷却没当着江波涛的面叫过店长,反而是“前辈前辈”地称呼,似乎真的是来学种花的。

 

不小心摔了花盆之后,周泽楷越发小心翼翼。江波涛一些举动中透露出的亲密,他也不是完全感觉不到。这位平易近人的店长时不时凑到他耳边说些养花的事项,或是握住他的手教他怎么打理花盆怎么择种。太近了。这样的距离,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身后那人呼出的温暖气息,放在两个成年人身上,很难没有一点绮思。听着江波涛温润如水的声音,周泽楷心里既慌张又有些委屈,自己哪像江波涛,怎么可能懂那么多木生花呢!

 

不过周泽楷学得还是很快,没过多久,客人们就发现花店里多了一个长得特别好看、性格内敛的店员,他虽然话不多,花艺却不生疏,修长的手指总是擦得干干净净,没有沾着泥土。有人调侃这位店员比店里的花更像一件精致的藏品,周泽楷也就腼腆地笑了笑作为回应。而江波涛与自家店员的默契也与日俱增,他常常是刚出声,周泽楷便知道了该打理哪盆花,于是花店老板反而进入了半赋闲的状态,真正能够偷得浮生半日闲。

 

 

04

 

江波涛迷迷糊糊觉得自己来到了花店外的街道上,不知为什么四周的建筑都变矮了,有些不协调。不远处有一个行人,那个背影看上去像是周泽楷。

 

江波涛暗叹一口气,古人有言,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自己对周泽楷的意图,真的那么明显吗?

 

只见那人要走远,江波涛忙追了上去,边跑边喊:“小周!等……”

 

那人转过身来,江波涛的话顿时止住了。

 

眼前的人分明是周泽楷样貌,却神色冷淡,根本无法将他和那个温柔内敛容易害羞的小花店员工联系起来。

 

江波涛一阵疑惑,刚想开口问些什么,梦忽然就结束了。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做些奇奇怪怪的梦,好像就是从周泽楷进店当员工开始的。江波涛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后院的躺椅上晒太阳,正准备睁开眼,隐隐闻到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说不出是什么味道,却意外地熟悉,像是不久前刚闻到过似的。他很快又察觉到身边站着一个人,这个距离,即使隔着脸上盖着的书也能感受到。

 

“好香啊。”他不由自主感叹道。

 

江波涛拿开书本,就看到周泽楷睁大了眼睛,慌张地退开,秋风带起一阵花雨,他就看着桂花星星点点落在周泽楷的头发和衣服上,像零碎的夕阳。

 

他忽然觉得自己一生所求的,也不过是这一方地,一院花,两个人罢了。

 

“应该是桂花的味道吧。”周泽楷小声嘀咕道。

 

不是的。江波涛知道自己不可能混淆花香的味道。

 

“大概吧。”他笑了笑。

 

 

05

 

周泽楷对这家花店有种特别的亲切感。店主貌似是个很温柔的人,那么就想办法先待在这儿吧。

 

相处过程中,周泽楷也逐渐知道了不少事情,比如江波涛喜欢吃甜的东西,特别是秋季,他会去摇院子里那颗桂花树,再收集树下的桂花做成桂花酿,泡茶煮汤的时候只要加一小勺,就可以芬芳整个秋天。比如江波涛也喜欢收集橘皮,后院种着不少橘树,用冰糖酿出的陈皮比果肉还要清香甜美……再比如,江波涛其实拿水里的花毫无办法,却从没放弃过尝试,尽管院子里的几节泥藕,从未发过芽。

 

看得出江波涛对水生花喜欢得紧。有一回江波涛和他提起那盆水仙,开玩笑道:“要是你那时送的是玫瑰,我几乎要以为你是在追我呢。”

 

周泽楷脸一红,差点脱口而出,我可不是在追你吗。随机一愣,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记不起最初来这儿的目的了。

 

秋天的桂花已经开得很好了,屋前屋后都浸泡在桂花的香味里。周泽楷走进院子的时候,江波涛正在桂花树下的躺椅上打盹,脸上盖着一本《二如亭》。

 

他忽然有一股掀开书本的冲动——睡着的江波涛是什么样子的呢?

 

“好香啊。”

 

书下面传来江波涛闷闷的声音,周泽楷吓了一跳,马上拉开了距离。

 

“你没睡着?”他郁闷地问道。

 

江波涛拿开书,对他眨了眨眼。

 

周泽楷甚至无心为那股无法解释的香气找一个借口。他直直望进江波涛那双明亮的眼睛里,里面映出的是花雨,还有他的影子。自己来这里……是为了找什么呢。

 

或许真的就是眼前这个人吧。

 

 

06

 

江波涛被周泽楷拉进院子的时候还是一头雾水,而当他看到沉寂已久的水缸里一抹鲜嫩的绿色时,他的心简直跳到了嗓子眼:几年没有动静的荷花,居然真的抽芽了。虽然其他几坛水里还是一片死寂,这株绿芽却不负希望地迅速抽枝长叶,深秋的一个夜里,江波涛来到院子时,看到的就是一株亭亭立着的纯白的荷花。

 

重重叠叠的花瓣像是刚舒展开来,每一片都是恰到好处的角度。月光朦朦胧胧罩在荷花上,令所有的花瓣泛出柔和的光泽。江波涛抑制不住自己放声痛哭的冲动,却始终发不出声来,只有眼泪被逐渐风干。

 

他想起那句俗套的“今夜月色真美”,可再也无法反驳。

 

今晚月光洒满的荷花,真的很美。

 

07

 

“小江,以前给你的四面莲,种活了吗?”

 

“您怎么知道的?前些晚上开的正好呢。”江波涛笑道。

 

“看到你门口新养的水仙花,就顺便问问。那水仙挺漂亮啊!分我一株种种?”

 

“抱歉抱歉,这盆水仙是别人送的。要是下次我自己种了再由您挑一盆,行吗?”

 

“原来是别人送你的啊!不会是哪个暗恋你的女孩子吧?”

 

周泽楷在一边听着对话,头越来越低,恨不得把自己缩进后院的水缸里。

 

江波涛抬头瞟了他一眼,又笑着答道:“又被您猜中了。心上人送的花,我必须好好珍藏呢。”

 

不过这花店里最珍贵的藏品,不正在眼前吗。

 

一阵风吹过,放在手边的《花镜》被翻到三四九页:“四面莲,色红,一蒂千瓣如毬,四面皆吐黄心。”

 

——The End——

原本的设定是很能撩的皮皮和纯情的小周,不过好像写歪了……还有因为最近的某个游戏影响,有些地方可能非常少女周了,请见谅!

有些突兀的地方是因为这文还有个番外,番外里会解释清楚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