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江周】真香(ABO)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沙雕短文

大型真香现场

又名“我家omega不让我闻他的信息素怎么办,急,在线等”

————————————————

轮回现任队长枪王周泽楷是个Omega,这不稀奇;八面玲珑待人温暖如春风的副队长江波涛是个Alpha,这也不稀奇;周泽楷和江波涛是一对,这……有什么好稀奇的,AO多般配啊,轮回队员们口是心非地表示。然而稀奇的是,从来没人知道周泽楷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信息素抑制剂并不罕见,却有一定的副作用,并不建议长期使用,因此市面上所售的也大多是低浓度抑制剂,只能掩盖掉八九成气味。而联盟出于确保比赛正常进行的考虑,允许选手使用一定量高浓度抑制剂。所以周泽楷出现在公众现场时,大家都只以为他使用了抑制剂,却不知道即使是平常在队里,也没有人闻到过周泽楷信息素。这一度让大家误以为周泽楷是个Beta,也让昔日情话技能点还未点满的江波涛屡屡受挫。


“小周,AB也是可以有真爱的。”


这之后就被拉去整理全队例行体检报告,又复盘到深夜的江副队挂着两个黑眼圈在周泽楷的宿舍门外痛心疾首:“对不起,小周,就算你是个没有信息素的O,我也喜欢你。”


紧接着的第二天,队员们面色平静如水内心波涛汹涌地刷着组团训练,假装没有看到无浪的各种花式摔跤——这一定和一枪穿云的各种非常规操作没有半毛钱关系。


诸如此类江副追求队长的艰辛史则不必一一细说。在轮回队员们看来,周队是实在受不了江副的软磨硬泡,才会勉强接受他。即便如此,也是可喜可贺,十分值得买个榴莲庆祝一下。


至于为什么是榴莲不是其他水果,榴莲爱好者孙翔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地在队里问了问:这里有人不吃榴莲吗?


江波涛克制住自己深呼吸的冲动,露出标准微笑:你们先吃,我去接个电话。演技十分逼真自然,连周泽楷都只是面部表情微微僵硬了一下。等江波涛估摸着榴莲的味道散得差不多了,慢慢踱回房间里才发现周泽楷也在,于是笑问:“小周也不喜欢吃榴莲?”


周泽楷:……嗯。


江波涛永远是善解人意的:“没事没事,正巧我也不太受得了那种气味。不知道这么奇怪的味道,大家怎么就喜欢呢。”


周泽楷的脸色又黑了黑。江波涛只当他又联想到了榴莲的味道,连忙打住话题,之后才发现周泽楷的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好几天。两人还没交往的时候周泽楷就一直有意识地和他保持距离,那时江波涛只以为是周泽楷性格的原因,没想到现在开始谈恋爱,周泽楷还是不肯和他太亲近。犹记他往周泽楷脖子上靠,只是想蹭一蹭对方腺体的时候,周泽楷就像只炸毛的兔子,立马跳起来跑远了,留下他在原地懵逼。天不下雨,娘不嫁人,自家omega不给闻,这真是晴天霹雳。


在其他AO都秉承一炮标记二炮入魂三炮带球play的时代,他俩居然还只是拉拉小手的纯情程度,每天面对方明华等人慈爱笑容的江波涛偷偷留下一把辛酸泪。痛定思痛,素了一个月的江波涛终于下定决心雄起一把,不能无底线宠男朋友:“小周,让我咬一口腺体好不好?”


周泽楷猛地拉高衣领,警惕地望着他。


江波涛满脸委屈:你看我们都交往这么久了,我连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的都不知道,这样也不太好,对不对?

周泽楷比他更委屈:你明明说过,就算我没有信息素也喜欢我的。

可是你明明有啊……

周泽楷:Alpha都是大猪蹄子。

江波涛:……


一个月后周泽楷还是被大猪蹄子拱了。


这天周泽楷缺席了训练,于是江波涛在结束后匆匆赶回宿舍,就看到了浑身滚烫的他家队长,和桌子上两支没用完的高浓度抑制剂。


冷静如江波涛也不由得要抓狂,自己的omega发情后宁可用抑制剂都不肯找他,天知道那两支抑制剂要是真的一次性用完,对周泽楷的身体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一直以来周泽楷对信息素的保护都很严格,即便此刻,房间里也没漏出一丝信息素的味道,只徘徊着一股隐秘的躁动。江波涛压抑下冲动,深吸几口气稳定住情绪,慢慢把周泽楷揽到自己怀里,开始循循善诱:“小周,让我帮你好不好?别怕,咬腺体不会痛的。”


周泽楷已经被烧得迷糊,却仍旧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可发情期的热潮最终战胜了理智,他被江波涛半哄半骗着松开了手,后者既快又准地对着他的腺体咬了下去,他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终于啪的一声断了,嗓子里不由自主发出一声呜咽,彻底放弃了挣扎,任由两人的信息素在体内疯狂弥漫游走。


而江波涛并没有因为成功地临时标记自家omega而喜悦太久,反而有种不详的预感——在他下口的后一秒钟,这种预感迅速灵验,变成了无以复加的震惊:周泽楷的信息素居居居居居居然……


居然是榴莲味的!


此时周泽楷想要控制自己的信息素已经再不可能,强烈的信息素甚至在整个战队里弥漫开来。宿舍内,一场一言难尽的生命大和谐之后,江波涛冲进卫生间,非常不给面子地,吐了。


直接导致了正副队新婚后的分居。


江波涛顶着队友们同情的目光搬回自己的宿舍,毅然决然地下单了一箱榴莲。大家眼观鼻鼻观心,纷纷表示榴莲特别好吃,我们都特别喜欢。经过一个月的分居生活(魔鬼训练),江波涛再次敲开周泽楷的宿舍门,信誓旦旦:“组织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改过自新,绝不会重蹈覆辙……”


周泽楷:你之前说榴莲……


江波涛:……真香!


至于轮回经理发现每隔一段时间,江副队都会选择榴莲这种水果犒劳队员,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FIN——


没想到我也有写ABO的一天……虽然只是耍流氓(不以开车为目的的ABO都是耍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