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止水》

《温水》姊妹篇

论坛体《一个不太熟的好友每天在QQ上给我发早晚安我该怎么回复,急,在线等》番外 

瓶邪only/架空/校园/短篇/HE

- 小短篇 
- 吴邪视角 
- 一发完结

—————————————

张起灵对吴邪的情感就像温水煮青蛙,一开始并未感觉到,等察觉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就陷进去了。 
其实我还有想表达的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总不能给吴邪番外起名《冷水》吧?![帅不过三秒] 
最后想了想还是叫《止水》,心若止水,籍君方起。 

—————————————

声明:这个系列的设定不完全是沙海邪,性格可能有差异。我也很萌沙海邪的!但是自己写文的时候好像偏向盗笔邪比较多? 

其实我不擅长欢脱,努力扳回自己的文艺形象( ̄^ ̄)ゞ

—————————————

 他们之间隔着一条走廊。

 
 阳光穿过树叶打在地上,被栏杆切割成斑驳。热气浮动着被抽成真空。自己在这头,他在那头。


 他踩着琴键而来,均匀的步调奏出优雅的音符。旋律不停,直到低沉磁性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我想和你在一起。”


 倏然抬头,撞上那人的眸子里满是沉甸甸的阳光。


 相同的话,改变了场景,近在咫尺的人不知为何眼中流露出一股哀伤。


 “我想和你在一起。”


 仿若 一股酝酿已久的风暴从池底缓缓升起,吴邪猛然从梦中惊醒。他忽然愣了愣,感觉到一股温热。一秒后,满脸通红的人从床上弹起,冲进浴室。


 解雨臣从上铺狠狠瞪了他一眼,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原来他们那么久之前就有交集了。


 大一下的通识教育讲座地点在2号楼礼堂。吴邪面前摊着一本双语版社契,腿上垫着夹板和图纸——如果不用建筑作业分散注意力,他怕是要睡着。他的位置靠角落,可以看到和他同排的一个男生正托着下巴身体微微倾侧,姿势很是慵懒优雅,他的面前则对着厚厚一叠书:《资本论》《理想国》《纯粹理性批判》……吴邪忽然提起了兴趣:这可不正是他在课上睡觉时的惯用伎俩。


 “3排7号!起来回答问题!”


 连带着吴邪也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还没来得及数完7号是哪个座位,之前得他青眼的那人便从容不迫地站了起来。


 “哪个班的?什么名字?”


 “计算机152班,张起灵。”


 吴邪忽然想起这原来就是最近人们讨论火热的名字,还以为是个女生。想想也是,这名字虽然有些奇怪,倒也没有女气。不过人确实长得挺好看的。不是说长得有多精致,毕竟是大老爷们儿,但他的五官糅合在一起就让人看着觉得舒服。吴邪又悄悄撇了几眼,看着那节偏白的手腕,忽然觉得整个礼堂都赏心悦目起来。


 这厢张起灵已经快速答完了问题,正晾着教授在讲台上不知接什么好,吴邪笑了笑,继续低头画草图。


 后来送书一事完全是例外,吴邪一般习惯走得晚,好做扫尾工作,一开始看到那位置上留了书,心想张起灵也有做不到滴水不漏的时候,翻开扉页看到龙飞凤舞的笔迹写的却不是那人的名字。他愣了一下,仍旧追了出去,带起的风卷走了谁也不曾察觉的失落。


 之后两人几乎没再怎么碰到过,但吴邪也不时从他人口中听说张起灵的消息,无非是学业和八卦。这么优秀的人,再冷漠也挡不住锋芒。


 直到大四开学后不久的学生会招新。吴邪拿到申请单时挑了挑眉,一个出乎意料的名字赫然在列。那个遗世独立的天才怎么忽然有心管起世俗尘事了?选拔没什么可说的,公事公办,条件无可挑剔,连带两名实力不弱的劳动力,何乐不为。


 吴邪的自尊很快就受到了挑战。申请被拒绝时他表面上在七大姑八大姨那儿狼哭鬼嚎,但说绝望也称不上,更多的是惊愕,以及之后言行的如履薄冰。


 或许张起灵并不喜欢他的这种性格,何必给他人徒增烦恼。办完公事,吴邪便有意识地和张起灵保持距离。宣传部一直由黑瞎子和张海客二人负责更是让他坚信这点。


 然而吴邪却头痛地发现,在这之后偶遇张起灵的次数不减反增,点头招呼后就是尴尬不已。若是他去问学心理的小花,解雨臣便会告诉他,这叫出租车效应,越是想打车打不到,不需要车的时候满街都是的士。


 人也是这样,越是被拒绝,反而越要蹭上去,说难听点就是犯贱。


 吴邪没问,解雨臣自然不会说。吴邪对自己和张起灵的关系定位很明确:“不熟。”以至于收到张起灵发的晚安,等他回过神来时,输入框内是一行“小哥你是不是发错人了?”左思右想,万一对方真的只是寒暄一声呢?自己这样岂不是太自作多情;若张起灵是想发给某个女生,发错就发错吧,自己装作不知道就成,点出来岂不是很不好意思。于是那行字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去。


 吴邪不知道,若是自己回复了每天的消息,或许就能早些发现真相。


 论坛之后吴邪没敢再怎么看,深觉里面一些内容还是不要插嘴比较好,不然越描越黑。直到被张起灵叫出图书馆的那一天。


 张起灵看上去还是像往常一样淡定,像是在看待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让吴邪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QQ的早晚安,我一直都只发给你一个人。”


 没等吴邪消化这句话,接下来那句就让他的脑子彻底罢工。


 对面的人声音稍微有些干涩:


 “……我想和你在一起。”


 故作镇定。


 那人往日平静的眼中分明泛起一丝波澜。


 那一刻无论是得知真相的震惊,还是被人爱慕的欣喜,吴邪统统感受不到了。他的心像是被什么重物狠狠撞击,那句话也一起撞进了心里:这是积累多久的感情,才会在启封这刻弥漫如此苦涩。他忽然有一种想拥抱对方的冲动,无关其他,拥住寒风里的那个人,只想探知他的温度,让他暖和起来,不再那么冰冷。一时之间,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如果是这个人,也许不是不可以。


 他回神,稳定了一下情绪:“给我三天,好吗?”他努力不去注意对方眼中一下子失去的光,和露出的惨淡笑容。


 这一切太突然,还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他需要时间。


 这么快三天就到了。他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水,暗骂:吴邪啊吴邪,若不是有心于他,你何至这四年来时常关注,却犹不知是发乎于情。


 小花说的对,他确实是残忍之人,看似对谁都亲切无比,实则无情。后知后觉,自己爱慕他人尚不自知,又如何知晓别人倾心于己。


 画面最终还是定格在树下那个溺死人的温柔眼神里。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三天后他站在张起灵的寝室内,对自己的战果十分满意。黑瞎子和张海客都被他赶得搬了出去,总算没了闲杂人等,落得耳根清净。


 张起灵的东西很少,仅仅占据了小部分桌子。


 桌角摞着一叠书,底下是几份ACM模拟卷。吴邪瞟了一眼,忽然脸色一变。抽出来看,那里面确实夹着一张学生会申请表,不过是复印件,学生会意见那一栏的签名是两个瘦金体的大字:“吴邪”。不过是复印件。大概能猜出为什么这张纸在这儿,但吴邪


 张起灵进门,看到最不该出现在这儿的人, 一时呆在门口。


 “说好三天,以为我会不答应?”吴邪这次坦然了。“抱歉啊,刚才擅自整理了一下你课桌。”


 “没关系。”张起灵赶紧摇了摇头。


 吴邪扬起嘴角,晃了晃手里的纸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如果不是这次事情,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


 张起灵眼里闪过一丝困惑,似乎想开口。


 却忽然被用手捂住了嘴。


 “隐瞒实情,以下犯上,”吴邪忍不住声音里的笑意,与他额头相贴,十指相扣,


 “该罚。”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