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他们在干什么集》

论坛体《早晚安》最后一个番外~ 

《一个不太熟的好友每天在QQ上给我发早晚安我该怎么回复,急,在线等》(传送门) 


《他们在干什么集》 

-发现自己不小心手贱把存稿删了……只能重写[哭晕] 

-包含有之前写的几个番外小段子和新内容 


PS 可能有人觉得这和另一篇番外《他们在干什么集》里的吴邪有些不同,一个正剧,一个欢脱,视角也有差异,所以确实有区别。小佛爷实力精分(๑‧̀ㅂ‧́)و✧ 


————————分割线————————


【一】 


    吴邪在一周内第四次收到“370”的信息时迅速点击开“解语花”的对话框: 


小佛爷: 

小花小花! 


小佛爷: 

我跟你港 


小佛爷: 

有个QQ好友 


小佛爷: 

连着好几天 


小佛爷: 

在QQ上 


小佛爷: 

给我发早晚安 


小佛爷: 

这是什么情况 


小佛爷: 

…… 


小佛爷: 

小花你在吗? 


小佛爷: 

小九爷? 


小佛爷: 

大花! 


小佛爷: 

……你再不出来我只能跑学校论坛上去问了 



    5分钟后,Z大论坛上出现了一个名为《一个不太熟的好友每天在QQ上给我发早晚安我该怎么回复,急,在线等》的帖子,并成功被顶至首页。 



解语花: 

我去参加一个排练回来你就等不住了? 



解语花: 

……吴邪你在论坛上发的什么帖子?!标题起的敢再八卦点吗!你就是要搞事情吧! 





【二】 


    “荣升”宣传副部的那天晚上黑瞎子和一帮人出去吃饭庆祝,半夜满身酒气地回宿舍,一个劲地傻笑,勾着张起灵的肩不肯松手。张起灵避不开,忍着酒气将人提溜进了厕所,关上了门。 


    打开手机QQ的联系人一栏,页面不断下滑,修长的手指飞速掠过。在一开始,张起灵收到诸如“学长我好崇拜你能加个好友吗”“学长我稀饭你”一类的好友申请还有些纳闷,如今已是见怪不怪,拒绝得顺溜,大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架势。手指的动作几乎成了条件反射,却忽然一顿。 


    手机屏幕上那条“你好,我是吴邪”的申请消息还赫然在目,旁边大大的“拒绝”却格外刺眼。 


    厕所里传出一阵鬼哭狼嚎:“西湖的水~我的泪~”张起灵顿时一阵头痛,盯着屏幕看了几分钟,仍想不出什么解决办法,揉了揉太阳穴起身,把黑瞎子又从厕所里提出来丢出了门外。 





【三】 


        吴邪收到QQ好友申请拒绝消息的时候是一脸懵逼的。虽说他也没有自诩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到万人迷的程度,至少还没有在QQ添加好友时被拒绝过——胖子对他这种明明是为了学校公事加好友还非要打肿脸充自己的举动很不屑:“那是,咱们家天真那是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走到哪儿哪儿就开展学雷锋运动。不把西湖比巴乃,却道墨脱就是娘,佛曰:雷峰塔总是要倒掉的。” 

  

    和胖子说不通,吴邪觉得此气不出非君子,从此节操是路人,拿起手机就拨了出去:“花儿啊~” 


    电话那头是一阵嘈杂的音乐,几秒钟后是“咚”的一声关门声,传出解雨臣不耐烦的声音:“排练呢,有事说事没事快滚。” 


    吴邪丝毫不受影响继续嘤嘤哭诉:“花儿啊,我今天加人QQ被拒了啊。” 


    解雨臣的声音缓和了下来:“哟,吴邪哥哥我怎么不知道你又芳心暗许了哪家姑娘啊?” 


    吴邪:“什么叫又!我是干正事!学生会纳新这么多次没想到我居然有一天被拒?张起灵,你认识吗?”


    解雨臣嗤笑一声:“我还以为谁呢,就那个把一帮女生迷得神魂颠倒的张起灵?” 


    吴邪:“小花你的语气好像很不满嘛(⊙▽⊙) ” 


    解雨臣:“……社里一帮姑娘排练休息时成天嘀嘀咕咕听多了罢了。” 


    吴邪:“哎呀不用解释,咱家小花作为全校男生公敌一天遇到劲敌了了解一下对方也是正常的哈。” 

  

    解雨臣:“甭给我戴高帽,不过这么多女生喜欢他,他把你当作小迷妹拒了也说不定。” 

  

    吴邪:“我有好好写名字!何况我好歹是学生会会长,总该听说过吧?” 


    解雨臣:“你又没写在申请里,谁不知道你每次都是你好我是吴邪几个字?当人家高岭之花也吃这套呢?” 


    没有感受到来自发小的安慰反而被嘲讽一脸的吴邪闷闷不乐地挂了电话,耳边回响解雨臣开玩笑说的“颜值越高责任越大”,重新振作,准备开始码一段新的好友申请。 






【四】 


    张起灵望着面带困惑的吴邪,思忖着怎么开口。 


    “不要怂,就是干,”黑瞎子痞得欠揍的笑容还在脑海里晃,“世上没有什么是打炮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的话,那么就两次。”张海客一本正经补充道。 


    张起灵万分后悔当初没把他和瞎子一起丢门外去。 


    吴邪单纯,他知道。但接吻算什么?就算通过这种方式答应了,这是逼良为娼吗? 


    张起灵的眼神黯了黯,失败就失败吧。四年了,他总得赌一赌。对上那双干净的眼睛,张起灵的喉咙哽了哽。 





【五】 


    吴邪跟着张起灵走出图书馆时是风中凌乱的。此刻他心中第一个念头竟不是之前在论坛上看到的那些奇怪的揣测,而是“真难得啊张起灵居然一次性说了49个字” 


    其实吴邪是个颜控。 


    这点从和他交往的人就能看出来。解雨臣那个妖孽就不说了,师父黑瞎子则是痞得有一段风流态度;齐羽大概就是邻家哥哥那种类型(当然知道他和自己一样扮猪吃老虎就是后话了),张海客不用说了,就冲那张脸,大写的帅。黎簇苏万等人则至少也是小鲜肉。胖子嘛,嗯,大概是个特例。 


    所以“不拒绝美人”这条定律在张起灵身上同样行得通。偷偷瞄了几眼对面的人,啧啧,这腰,这腿,这身板,完全忘记了自己硬件条件同样杠杠的事实。吴邪内心嗷叫一声,恨不得用手捂住被凉风吹得越来越烫的脸。 


    张起灵的声音并不很清亮,低沉的嗓音却带着一丝勾人的味道。同时身为声控的吴邪觉得耳朵快要怀孕了。 


    “我想和你在一起。” 

     

    吴邪:忽然兴奋.jpg


    组织啊,不是我方不坚定,而是敌方太强大。内心里的小人已经嗷嗷地在地上打滚,他觉得自己平静的表象快要维持不住了:“给我三天,好吗。” 





【六】 


    齐羽放下手机,把目光投向讲台上唾沫横飞的陈皮阿四。学校给他们一帮人报了ACM亚洲赛,陈皮阿四赋闲多年,此时居然被临时重聘给他们讲课。美其名曰“竞赛班课程”,实际上课内容却根本不够看,他们却还要忍受陈皮阿四开火车的答题方式。 


    “下一个!”老头子眼神不好使,只能让人按座位顺序挨个答题。 


    齐羽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扫了一眼题目,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抱歉老师,我有点近视,看不清幻灯片,您能再报一遍题么?” 


    五分钟后。齐羽眼风扫了一下身后依旧空着的座位,脸上笑容不变,面上一板一眼地问着题,心里有分有寸地骂着娘。 


    “对不起,您刚才说的那个条件是什么?我没听清。这题有没有限制人所站的距离?” 


    “这是第七遍了。”陈皮阿四冷冷道。 


    一道人影掠过后排落座。 


    “你到底会不……” 


    “不用了老师,这道题不用离散化,直接修改线段树的cover域的定义就可以照用线段树解法。还是使用x轴染色模型,定义cover如下:cover等于1表示该区间由多种颜色组成,cover大于等于1表示该区间只有一种单一颜色cover即可。”齐羽飞速报完解法,打断正要发作的陈皮阿四后坐下。 


    “后面的,你来说一下统计算法!”陈皮阿四正在气头又无处发泄,只好冲着后排直瞪眼。 


    “使用一个数组flag,初始化为0。遍历线段树,对于每种颜色c的Flag[c]赋值1。颜色0排除在外,统计一下flag中1的个数减1即可。” 


    齐羽等身后的人有条不紊地答完,将身子靠在椅背上,不露声色冷笑道:“搞定了?” 


    “嗯。” 


    “恭喜恭喜。”齐羽微笑,心道妈的张起灵,这月的饭钱你要是敢不包,以后去找媳妇的时候别想叫老子给你垫背。 




【七】 


    黑瞎子和张海客忙不迭拿上东西滚出寝室。 


    “唉总算解脱了,他俩要是再磨叽下去,媳妇都要熬成婆啊。”黑瞎子大咧咧地踹开苏万的寝室门:“万儿啊,你男神始乱终弃,为师走投无路,只有你能收留为师了。” 


    “药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张海客瞪了一眼说话没边的人,“该办的事办好没?” 


    黑瞎子露出玩味的笑:“夹在哑巴那堆卷子里了。” 


    “我去,谁把心上人签名的纸夹试卷堆里的?你这也太明显了吧?!”张海客忽然又觉得牙疼。 


    “唉没事,你看我徒弟刚才那护食样,他才不舍得……哟,万儿,这是被你大师兄教训了?”瞎子望着苏万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End


这是《早晚安》的最后一个番外啦,至此《早晚安》系列正式完结! 

《早晚安》系列汇总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