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吴邪生贺】溯洄 (超短篇/一发完结/HE)

心血来潮的产物。脑洞来自三叔微信平台回复: 


虽然知道三叔不是认真的但能满足一下自己的愿望总是好的 

这篇基调想了好久还是定不下来,篇幅也写不长,大家凑合着看吧 

给最爱的邪帝[笔芯] 

生日快乐永远十八岁! 


——————分割线——————


溯洄 


    九点了。吴邪依旧没起床。张起灵望着已经热过两遍又将要凉掉的粥,还是推开了卧室的门。 


    吴邪情绪不正常。前段时间自己说黑瞎子“他这次会死”时,吴邪当场虽然没有显露出太多惊讶,但之后明显就有些不对劲了。张起灵想过那句话可能给吴邪带来的打击,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内心一直在忽视的问题:吴邪就要四十岁了。没错,即使他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小得多,仍掩饰不了奔四的事实。外表仍是年轻的,内部却开始腐朽了。这些年的经历对吴邪健康的吞噬太厉害。几年前吴邪经常还会开玩笑说“男人四十一枝花”,真正临近了这一关头,反而沉默了。 


    昨晚吴邪的行为很矛盾,一边抱紧自己不肯松手,一边又经常出现下意识里躲避的动作,眼睛里闪过的几丝不安很快被高潮的失神取代。最后吴邪的嗓子喑哑得几乎发不出声来:“你会不会……”他还是将嘴闭上了,阖着眼微微皱眉的样子像是在忍受身体难以承受的过于巨大的快感。张起灵很想问他在怕什么,但知道不会得到答案。 


    吴邪安静地躺在床上,脸上有点红,倒是显得比往常气色好。张起灵用手背碰了碰他额头,估摸是发烧了。重新帮他掖了掖被窝,偶然瞥到吴邪脖子上那道疤,觉得似乎淡了些,不知是不是错觉。床上的人倒是被这动静弄得睁了眼:“小哥?你煮了瘦肉粥?” 


    说完吴邪自己先愣了。感觉到张起灵也呼吸一窒,目光落在他身上。几年来没有嗅觉,也不知怎的此时还是说出了这句稀松平常的话。“小哥,我好像恢复嗅觉了。”吴邪在看到张起灵点头后,又确认了一下空气里的味道。 


    吴邪只觉得身体难受,撑不了多久便又躺下休息了。张起灵饶是经历过太多事情也从未遇到今天的情况。从各种表现来看,吴邪确实是逆生长了。疤痕变淡,嗅觉恢复,体细胞凋亡新生导致的发烧……唔,还有柔韧性也似乎变好了。张家人虽然寿命长,却也没有返老还童的例子。难道是那块麒麟竭的问题?还是要查一查。不知道吴邪会怎么接受这件事。 


    其实年轻也好,年老也罢,这个人,他注定都会陪他一起走下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