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鬼

杂食,产出少,关注请谨慎~

©辛鬼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无名之所4

无名之所3

——正文分割线——


    失忆?我回想起闷油瓶之前那副样子,倒觉得更像是丢了魂。


    “我们问了他一些事,他都说忘记了,”陈队停顿了一下,“他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记得了。可能是在被绑|架的过程中受伤或受刺激导致的全盘性失忆,所以自己的身份之类的基本信息全部忘光了。不过只要大脑没受伤,对后面的记忆就应该没有影响,所以他也能答得上来几句。”


    听陈队长的分析我觉得闷油瓶确实像是失忆了。可是如果他什么也不记得,谁也不认识,那他之前对我说的第一...

八一七快乐

 

【瓶邪】藏花之海1(中长篇/原著向/伪解密)

山上的呼啸声越来越响,吉拉寺顶的最后一缕金辉也终究褪去,逐渐被深沉的夜色吞没。

一排屋子尽头,最靠近后山的那间禅房前,跪着两个身影。左边那人一身御风黑袍,将右边那人揽在胸前,想帮忙抵挡寒风。右边的人一袭藏族白袍,身量纤弱些,却依旧停止腰板不肯放松。他们原先的目的地是墨脱外负有盛名的大寺马普寺,却被告知只有去那雪山中的喇嘛庙一试,或有希望。于是二人不停赶路,暮色苍茫之时,竟真的赶到了这座依山而建的破败庙宇。顾不上简陋的庭院,急忙向住持求助后,两人却见住持一脸难色。

“大师可是此庙住持?请大师务必帮帮我。”

“实在是我无能为力。或许我能问问长老,至于他有无办法,只能看天命了。”

上了年纪的住持躬身行了个礼...

 

【盗笔】【知乎体】和自己的好哥们赤诚相见是一种怎样的体验?(1)

- 这里又是知乎体啦~盗墓笔记重启南京篇原著向,之前那篇知乎体可以戳这里

- CP可有可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们懂得

- 这几天赶论文写得匆忙脑子不清醒有时间再捉虫

- 感觉三叔写大邪憋水那段已经是巅峰之作了我这辈子可望不可及

这文应该还会有后续,参加第二届哪位太太杯投稿,望多多支持~


——正文分割线——


和自己的好哥们赤诚相见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题主的情况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一兄弟来拜访我,结果我俩打电游时不小心把可乐洒了,T恤全脏直接丢进洗衣机。正好天气热,两人也就打着赤膊继续跟...

 

【瓶邪】无名之所3

无名之所2

无名之所4


第三章

之前我在黑暗环境中看不清,现在才发现,少年衣服上沾的居然是血。血迹还没有干涸,染了一大片,都快看不出原来的衣服是什么样子了。我赶紧把他拽进另一条巷子里,开玩笑,这样子在大街上被人看到还了得。

    “你怎么伤的这么重?是之前受的伤?”这出血量,他真的没事吗?人命要紧,要不还是赶紧送医|院吧。

    少年却摇了摇头:“不是我的血。”就又不出声了。

    听他这么说,我稍微放下心来,说不定是之前...

 

【瓶邪】无名之所2

无名之所1

无名之所3

或者直接搜“无名之所”的tag


第二章


    我一时呆在原地,不知该说些什么。少年此时完全没有了前一刻的茫然,从他的目光里可以看出,他是清醒的。但他一副认识我的样子,我却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碰上过这样的小孩子。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的语气里莫名有一股嫌弃。所幸那少年没有再问,而我也迅速反应过来当下的情况:“你还好吗?怎么会被绑到……这里?”


    刚才一路走过来,我大概也从只言片语里和这个会所的性质里猜出一些东西。镜儿宫不只是非【法】交【易】人【口】,居然...

 

【瓶邪】无名之所1(瓶邪only/长篇/伪原著向/伪解密)

无名之所2

搜“无名之所”的tag可能比链接更方便一点


《无名之所》

——那天,你看见我,你给了我一个名字。 


- 几年前的脑洞,老坑新开 
- 原计划有四/五卷,文名《青铜铃》,到后面就知道为什么是伪原著向了


——正文分割线——


第一章 

    我叫吴邪,杭州本地人,从Z大毕业到现在也有八九个年头了,却总觉得有点碌碌无为。我挺喜欢写作,算半个业余作家,连四分之一个作家也算不上,稿费少得可怜。后来有一个编辑看到我写的文章,说这不合适文艺风,是做记者的料子,于是我就阴差阳错成了个记者。 ...

 

【瓶邪】记胖子的一次斗殴事件后续(原著向)

【置顶醒目】第二届“那位太太”投稿戳这里

这篇是第一次“哪位太太”的投稿,不是这次817的第二届!谢谢小天使们喜欢(笔芯)


- 三次元压力太大跑二次元来写篇小短文放松一下 
- 其实是三叔公众号的活动 #盗墓笔记第一届“哪位太太”杯命题图文大赛# 
- 投稿字数有限制一不小心就超了所以在这里发一下完整版,但也是小短篇 
- 虽然打瓶邪tag但CP向不明显,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原梗:讲故事 | 记一次胖子的斗殴事件 


_________正文分割线__________...

 

【瓶邪】【吴邪生贺】溯洄 (超短篇/一发完结/HE)

心血来潮的产物。脑洞来自三叔微信平台回复: 


虽然知道三叔不是认真的但能满足一下自己的愿望总是好的 

这篇基调想了好久还是定不下来,篇幅也写不长,大家凑合着看吧 

给最爱的邪帝[笔芯] 

生日快乐永远十八岁! 


——————分割线——————


溯洄 


    九点了。吴邪依旧没起床。张起灵望着已经热过两遍又将要凉掉的粥,还是推开了卧室的门。 


    吴邪情绪不正常。前段时间自己说黑瞎子“他这次会死”时,吴邪当...